關于我們

  北京中稅信達稅務師事務所有限公司是經注冊稅務師管理中心批準,在北京市工商行政管理局登記注冊, 具有獨立法人資格的稅務咨詢、顧問、審計、培訓等專業代理的中介機構。事務所具備業務不受行政區域限制、服務項目齊全的優勢,擁有一支由經驗豐富、業務精 湛、服務意識超前的資深稅務專家、注冊稅務師、注冊會計師、高級會計師、高級經濟師等組成的專業團隊。同時聘請各行業資深人士、各界專家和學者為我所顧 問;與各級稅務機關保持著廣泛的溝通渠道。并與國內會計師事務所、稅務師事務所、財務顧問公司、律師事務所建立了良好的合作關系;與海外同行進行業務學術 交流。我所業務的開展不受任何行政區域劃分的限制。

  我們秉持“殫精竭慮、敬事守信”的信念,恪守“以質量求生存,以服務求發展”的宗旨,遵守職業道德,尊重客戶意見、保守商業秘密,始終以客戶利益為重。急客戶之所急,想客戶之所想。

  作為您的戰略伙伴,我們堅信只有您的發展才能帶來我們的發展,所以我們的最終目標雖然是企業的發展,但我們的直接目標還是以優質增值的服務帶給您直接或間接的效益,協助您在市場中發展、發展、再發展。

  地址:北京市豐臺區科技城百強大道天龍華鶴大廈B座12層1216室

  電話:400-680-6628

  傳真:010-63716806

 

 

 

 

 

北京中稅信達稅務師事務所

客服熱線:400-680-6628

當前的位置:首頁增值稅→ 如何理解”偷稅“

如何理解”偷稅“

發布時間:2017-06-22 15:04:22   來源:jc

 也許有的朋友會以為,只要少繳了稅款就是偷稅。對于外行人來說,簡單這樣理解無傷大雅,但對于稅務干部來說,則不能這么輕描淡寫的去理解,而是需要對偷稅的定義逐字逐句反復揣摩。

  什么是偷稅?征管法六十三條是這樣規定:納稅人偽造、變造、隱匿、擅自銷毀帳簿、記帳憑證,或者在帳簿上多列支出或者不列、少列收入,或者經稅務機關通知申報而拒不申報或者進行虛假的納稅申報,不繳或者少繳應納稅款的,是偷稅。

  就這么一個看似簡單的條款,在征管法已經頒布了16年之久后,依然是爭議不斷。在基層執法過程中,令人無比燒腦。

  從法條中,我們可以看出,若定性為偷稅,必須滿足“手段+結果”。不繳少繳稅款是結果,但同時也要使用了一定“手段”。

  征管法提到的“手段”,包括以下四種:

  偽造、變造、隱匿、擅自銷毀帳簿、記帳憑證;在帳簿上多列支出或者不列、少列收入;

  經稅務機關通知申報而拒不申報納稅;

  進行虛假納稅申報;

  在這四種手段中,前面三種手段比較好界定,也相對容易取證。只要調取到客觀證據,即可證明其偷稅行為成立。實際執法工作中,最難把握的是第四種“進行虛假納稅申報”。

  實際執法中,很多稅務人員會把“虛假納稅申報”等同于“申報不實”。一旦看到一個企業申報表的稅款數字不對,就全部按照“申報不實=虛假納稅申報”來進行判斷。殊不知,這樣執法,妥妥地將絕大多數被查的企業都裝進偷稅的籠子里。

  為什么呢?因為稽查局查辦的企業大部分都是辦了稅務登記證的企業,一個辦了稅務登記證的企業,如果不來進行申報少繳了稅款,按照法釋(2002)33號的規定,這屬于“通知申報而拒不申報”,偷稅!如果來申報了,但報的稅款有誤,那就按“進行虛假的納稅申報”,偷稅!

  但這樣定性,真的可以嗎?

  我們先來看看相關的法律解釋,如何界定“虛假納稅申報”?

  征管法釋義是這樣解釋的,所謂進行虛假的納稅申報,是指納稅人在進行納稅申報的過程中,制造虛假情況,不如實填寫或者提供納稅申報表、財務會計報告及其他納稅資料的行為。

  法釋(2002)33號的規定是“虛假的納稅申報”,是指納稅人或者扣繳義務人向稅務機關報送虛假的納稅申報表、財務報表、代扣代繳、代收代繳稅款報告表或者其他納稅申報資料,如提供虛假申請,編造減稅、免稅、抵稅、先征收后退還稅款等虛假資料等。

  這兩個解釋,里面提到的“制造虛假情況”“提供虛假資料”,其實已經充分表明了,不是說申報數字不對,就可以認定為虛假納稅申報。還必須在一些行為來表明其“主觀故意”的。

  接下來,我們看總局的兩個文件,不僅明確表示了偷稅需要有“主觀故意”,而且這個主觀故意必須有證據。

  《國家稅務總局辦公廳關于呼和浩特市昌隆食品有限公司有關涉稅行為定性問題的復函》(國稅辦函〔2007〕513號):“《稅收征管法》未具體規定納稅人自我糾正少繳稅行為的性質問題,在處理此類情況時,仍應按《稅收征管法》關于偷稅應當具備主觀故意、客觀手段和行為后果的規定進行是否偷稅的定性。稅務機關在實施檢查前納稅人自我糾正屬補報補繳少繳的稅款,不能證明納稅人存在偷稅的主觀故意,不應定性為偷稅。”

  《國家稅務總局關于稅務檢查期間補正申報補繳稅款是否影響偷稅行為定性有關問題的批復》(稅總函〔2013〕196號):“稅務機關認定納稅人不繳或者少繳稅款的行為是否屬于偷稅,應當嚴格遵循《中華人民共和國稅收征收管理法》第六十三條的有關規定。納稅人未在法定的期限內繳納稅款,且其行為符合《中華人民共和國稅收征收管理法》第六十三條規定的構成要件的,即構成偷稅,逾期后補繳稅款不影響行為的定性。納稅人在稽查局進行稅務檢查前主動補正申報補繳稅款,并且稅務機關沒有證據證明納稅人具有偷稅主觀故意的,不按偷稅處理。

  我們再看一個實際的案件批復,這個案例應該具有很強的借鑒意義。

  稅總函【2016】274號 國家稅務總局關于北京聚菱燕塑料有限公司偷稅案件復核意見的批復北京市國家稅務局:

  你局《關于對2009年北京聚菱燕塑料有限公司偷稅案件復核意見有關問題的請示》(京國稅發〔2016〕138號)收悉。經研究,批復如下:

  根據《中華人民共和國企業所得稅法實施條例》第三十六條,該企業為部分管理人員購買的商業保險支出不得在企業所得稅稅前扣除。但是,該企業稅前扣除的上述支出,是企業真實發生的支出。

  根據你局提供的材料一、除本案所涉及稽查外,未對該企業進行過其他稽查立案處理;二、除本案所涉違規列支行為外,未發現該企業成立以來存在其他違規列支行為;三、本案所涉該企業為部分管理人員購買的商業保險已在當期代扣代繳了個人所得稅。據此,從證據角度不能認定該企業存在偷稅的主觀故意。綜上,我局同意你局的第二種復核意見,即不認定為偷稅。

  這個文件說的是什么事情呢?我給大家簡單地復盤一下,就是這個被查的公司,在進行企業所得稅納稅申報時,沒有將給部分管理人員購買的商業保險進行納稅調增(這種商業保險屬于不應該在企業所得稅稅前扣除的支出),從而少繳了企業所得稅。

  稅務機關在違法行為定性上發生了爭議,一種意見認為應該定偷稅,理由是”虛假納稅申報“;一種意見認為不應該定偷稅,理由是只有一張申報不實的申報表,找不到”主觀故意“的證據。

  僵持不下,找總局評判。最后,總局支持了不定偷稅這個意見。

  這些文件清晰地表明,”主觀故意性“不僅偷稅的一個前置條件,并且更重要的是,需要找到證據來證明這個故意性。

  所以,在實際執法中,如果沒有企業弄虛作假的證據,對于申報不實的情況,不定性為偷稅是比較恰當的。畢竟,稅收政策紛繁復雜,且不說企業,就是專門從事稽查的稅務干部也不敢說自己能把申報表填寫得百分百正確,企業政策理解不到位是很常見的情況。”法律不強人所難“,我認為唯有以慎審的態度對待偷稅的認定,才能正確貫徹立法本意。 

關鍵詞:納稅優惠,稅務優惠



文章評論

第1-30/條

游客

?
浙江6+1走势图带连线专业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