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于我們

  北京中稅信達稅務師事務所有限公司是經注冊稅務師管理中心批準,在北京市工商行政管理局登記注冊, 具有獨立法人資格的稅務咨詢、顧問、審計、培訓等專業代理的中介機構。事務所具備業務不受行政區域限制、服務項目齊全的優勢,擁有一支由經驗豐富、業務精 湛、服務意識超前的資深稅務專家、注冊稅務師、注冊會計師、高級會計師、高級經濟師等組成的專業團隊。同時聘請各行業資深人士、各界專家和學者為我所顧 問;與各級稅務機關保持著廣泛的溝通渠道。并與國內會計師事務所、稅務師事務所、財務顧問公司、律師事務所建立了良好的合作關系;與海外同行進行業務學術 交流。我所業務的開展不受任何行政區域劃分的限制。

  我們秉持“殫精竭慮、敬事守信”的信念,恪守“以質量求生存,以服務求發展”的宗旨,遵守職業道德,尊重客戶意見、保守商業秘密,始終以客戶利益為重。急客戶之所急,想客戶之所想。

  作為您的戰略伙伴,我們堅信只有您的發展才能帶來我們的發展,所以我們的最終目標雖然是企業的發展,但我們的直接目標還是以優質增值的服務帶給您直接或間接的效益,協助您在市場中發展、發展、再發展。

  地址:北京市豐臺區科技城百強大道天龍華鶴大廈B座12層1216室

  電話:400-680-6628

  傳真:010-63716806

 

 

 

 

 

北京中稅信達稅務師事務所

客服熱線:400-680-6628

當前的位置:首頁稅務要聞→ “真發票真業務”也被罰?

“真發票真業務”也被罰?

發布時間:2017-08-08 11:42:09   來源:jc

  這是由一張發票引發的行政復議、行政訴訟案件,案情并不復雜,卻具有很強的代表性,對稅務機關依法治稅具有重要的指導意義。

  一、案件概況

  某企業收取一張發票并入賬,經核實發票為真票,但涉案發票來源非法、屬違規轉讓,且該企業未能提供可證明業務真實性的其他相關資料,當地稅務機關稽查局對其處以追繳企業所得稅及罰款的決定。該企業不服稽查處理結果,先后提起行政復議及行政訴訟均未獲支持。

  二、基本案情

  2009年7月,廣州地稅某稽查局(以下簡稱被告)對A公司(以下簡稱原告)開展納稅檢查 ,發現原告2008年12月收取了外地某建材貿易部(以下代稱B公司)開具的一張發票并入賬,發票明細為購買建筑模板,金額99.3萬元。

  A公司稱業務真實,并提交了建筑安裝工程承包合同、購料進貨單、模板工程匯總表、單位工程施工日志和支付貨款的支票等資料。地稅部門深入檢查后發現,A公司存在一系列有違正常商業交易常理的情況:沒有購貨合同,支票直接背書轉讓到其他5家企業,貨款沒有直接進入B公司賬戶,提供的送貨單只有經手人簽名而沒有送貨單位蓋章等。

  地稅部門隨后向B公司所在地國稅局發出協查函,對方復函確認涉案發票是真票,表示是由其發售給B公司,但是B公司將發票聯非法出售給他人,發票存根聯(銷售空調,金額1115元)與發票聯不一致;B公司所在地國稅局已于2007年7月向公安部門移送該案。復函同時明確,B公司已于2008年8月被認定為非正常戶,2009年9月被注銷稅務登記。

  隨后,地稅部門發出《責令限期提供資料通知書》,要求A公司在限期內提供購貨合同及其他合法、有效憑證,以證明該業務的真實性。在限期內,A公司未提供相關資料。

  根據企業所得稅法及實施條例等規定,地稅部門決定追繳原告企業所得稅24.8萬元并加收滯納金,對A公司未按照規定取得發票入賬的行為處以8000元罰款。A公司不服,先向廣州市地稅局申請行政復議,后向某區人民法院提起行政訴訟,均未獲支持。

  三、雙方爭議

  爭議一成本是否真實

  A公司(原告)認為:購買建材沒有簽訂購貨合同,是由于此類材料都是現場交易,已經有發票、支票、進貨單、施工日志及月份進度表等憑證相互印證,且日期與數額一致,成本真實,理應作稅前扣除處理。

  地稅部門(被告)認為:鑒于原告未簽訂購貨合同;送貨單僅有經辦人簽署姓氏,沒有具體姓名,沒有加蓋單位公章;未能提供建筑模板的驗收入庫記錄;涉案發票來源非法,交易對象并非B公司等情況,原告99.3萬元購料支出業務的真實性存在疑點,但未認定原告購料業務虛假,否則應按偷稅處理。

  法院認為:原告經責令限期提供資料仍無法提供購貨合同,且其提供的支票存根、施工日志、記賬憑證和送貨單等證據的證明力不足以證實購買99.3萬元建筑材料的事實,原告的主張理據不足,法院不予支持。

  爭議二票據是否合法

  A公司(原告)認為:2008年8月開票方被認定為非正常戶只是稅務機關內部認定,不產生對外公示效力,其2009年9月才被注銷稅務登記,原告2008年12月取得發票為合法取得。原告先后兩次向國稅局查驗發票真假,均被告知為真票。原告獲得的發票是真票,記載的交易事項、數額真實,開票方存在問題不影響原告支出項目的真實、合法。

  地稅部門(被告)認為:B公司所在地國稅局復函確認了涉案發票屬違規轉讓。違規轉讓的發票不能作為扣除的合法憑證。

  法院認為:被告的觀點合理合法,據以作出的稅務處理決定并無不當,法院予以支持。

  爭議三是否應單獨核定征收企業所得稅

  A公司(原告)認為:即使沒有任何憑據,建筑工程必然需要購買建筑材料,稅務機關應依職權核定成本,而不應對涉案發票所記載的99.3萬元建材款全部不予稅前扣除。

  地稅部門(被告)認為:原告的情況不屬于稅收征管法第三十五條以及《國家稅務總局關于印發〈企業所得稅核定征收辦法(試行)〉的通知》(國稅發〔2008〕30號)第三條規定的情形,本案中,不能對單張發票涉及的成本單獨核定征收企業所得稅。

  法院認為:原告要求被告核定建材支出成本稅前扣除的主張,于法無據,法院不予支持。

  四、案例啟示

  啟示一企業所得稅應審查成本費用的真實性

  在本案中,兩級法院都沒有把發票的合法性問題作為審查被告行政行為是否合法的主要方向,除了審查發票的合法性,還審查了企業提供的相關資料,最后認定A公司提供的證據不足以證實其購買了99.3萬元建筑材料。

  啟示二切實保障行政相對人陳述、申辯權

  在本案中,由于地稅部門在調查程序中已給予原告進一步提交有利證據的機會,切實保障了A公司的陳述、申辯權,但原告未能提供有利證據。因此,在A公司與地稅部門就發票合法性問題以及業務真實性問題發生了巨大爭議時,法院沒有支持A公司關于發票合法、業務真實的說法。

  啟示三對案件事實的認定和處理應綜合分析相關證據

  在本案中,地稅部門的行政行為充分考量了證據和現實環境,具有合法性、適當性。

  一方面,地稅部門并沒有直接認定A公司的購料業務虛假,因而沒有定性A公司偷稅并作出相應處罰,已考慮了A公司確需建材,且財務人員兩次到國稅局查驗發票的事實。另一方面,A公司對違規收取發票負有重大責任,且交易對象事實上不是B公司,A公司也無法證實相關支出的真實性,故依法不得在稅前扣除。

關鍵詞:稅務資訊



文章評論

第1-30/條

游客

?
浙江6+1走势图带连线专业版